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建法,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日志

 
 

激情时代的终结  

2007-01-18 15:15:09|  分类: 思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激情时代的终结
罗建法  

   (大学毕业之际,正值世纪之交, 乔丹宣布第二次退役,叶利钦也退出历史舞台,令崇拜英雄的我万分惆怅,秋日的一个夜晚,漫步珞珈山下,心中巨浪翻腾,遂作此文,虽是多年前旧作,今日重新发表,隐隐中仍有波涛起伏之声)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务,从此,一位经常挥舞拳头、个性焕发的历史人物退出了政治舞台,俄罗斯的激情政治终结了。
 
    我对这件事印象至深,一半是因为这件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天,一半是因为对叶利钦本人的关注,也曾看过很多历史人物的传记,但没有人像叶利钦一样从崛起到隐退,都是在我懂事之后发生,使我有一种真切的感沉。我一直十分欣赏叶利钦,一个曾因冒险而被炸残手指的野孩子,在步入政坛后,敢以生命为赌注,向最高权威叫板,没有对于社会历史的深刻洞察,没有个体生命的强悍和自信,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我一直不愿将叶利钦看作是俄罗斯政治的某种象征,我更愿把他看作是一个激情澎湃的个体生命,一个胆魄超人,刚毅果决的勇士。
 
   叶利钦走了,而实际上,二十世纪后半期激荡的历史风云所造就的豪杰,早已淡出了历史舞台,巨人们只将高大的背影投射在广袤大地上,社会的激情造就了英雄,而呼喊英雄则是社会激情的回应,因为每一个时代都被当世的英雄打上了烙印,他是那个时代巍峨的高山,背负着历史的兴亡,他是奔腾的大江,惊涛拍岸而过,那撼天的轰鸣证明着其生命的壮丽与辉煌,只是岁月之河太长太长,大潮过后是水波不兴的沉寂。
 
    在我的影集里,有一张曼德拉退职后的照片,照片上的曼德拉微笑着向欢呼的人群挥手,那微眯的双眼显得无比深逐,我很少崇拜某个人,因为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自己造就的但却有一种人让人无法平视,在我眼中,曼德拉是民主斗,南非首任黑人总统,但他更是一个坚韧超拨的志士,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深藏心底的生命激情与梦想,一个人如何在牢狱之中度过一万多个寂寞的日日夜夜,曼德拉之所以成为曼德拉,至少有一半以上是二十七年的铁窗生涯造就,罗本岛监狱虽小,曼德拉的胸怀却如岛外的大海,滔天的巨浪翻腾,“就是把太阳放在我左边,把月亮放在我右边,让我放弃这一事业,我也决不妥协,或是安拉使这一事业大获全胜,或是我损躯殉教”这是穆罕默德在出外传教时对他叔父说的一段话,相信崇奉基督教的曼德拉也应该知道,因为伟大的灵魂总是相通的,激情与梦想,从来是与一往无前的果断决绝,以及永不枯竭的雄心相连,没有哪一种伟大是从肖小平庸中滋生的。
 
   拿破仑病逝孤岛时,一位历史学家叹道,“一颗光耀千古的巨星殒落,从此,历史将走向暗淡无光的平庸”当二十世纪的风烟散尽时,人们才发现这是一个激情消褪的时代,没有令人心折的英雄,却三天两头冒出一大串偶象;远去了鼓解争鸣,只听见满街“心太软”的呻吟;没有大喜大悲,失却了可使灵魂沐浴的痛苦和能叫人身心解脱的大笑,到处是辩论与演讲者煸情的声音,思想的领地却是一片荒原;人们在咖啡厅中尽情挥舞着雅致,没有人再欣赏天苍苍,野茫茫的壮阔与雄伟,激情消褪的时代,只剩下了喧嚣与浮躁。
 
    不知是谁说过,人类总是一步步走向理性,而理性与激情从一开始就博杀着。当理性的领地扩张时,激情与梦想就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当科学证明月亮上只有无尽的沙丘时,不知苏轼是否还会对月感概“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当人们知道大地是个圆球后,不知情侣们是否还会立下“天涯海角长相伴”的誓言,理性的社会要求秩序与和谐,而激情勃发的时代又往往是一个动荡不安乃至极具破坏力的时代,毛泽东曾说自己是一个打着伞到处走的孤僧,然而在他的时代里,大乱的天下并没有达到大治,最后他只得抱憾而终,社会重归于平静,纵使伟人,也有英雄退墓暮的时候,于是我们便生活在一个充满悖论的时代,一方面,走向理性的人类社会里,我们将告激情,而世俗庸常平淡的生活,又使我们渴望一份激情澎湃的绚丽人生,但这是一个抑制恶魔生长又湮没英雄的时代,于是,很多人都有壮志难酬的感慨,在人生之路的徘徊中备受煎熬。
 
    叶利钦在告别时的一句话特别耐人寻味,他对俄国人民说:“我为你们那些未能实现的梦想请求原谅”。这让我想起了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一直到被刺身亡,他的梦都没有圆,几十年后的今天,他的梦基本上圆了,我不知道叶利钦的梦想何时能圆,或许有些梦暂时是圆不了的,但是生命激情存在的地方总会有梦想,激情之浪溃不垮社会大堤,但梦想却是可以自同飞翔的,在一个激情清退的时代里,梦想是我们唯一的依托,文艺复兴时代的莫尔可以生活在乌托邦中,他是在尽情军酒未来,而武侠小说,则可以使我们在过去中驰骋纵横,没有人再能在轻裟长剑,烈马狂歌中度过一生,但当我们沉浸在武侠小说之中时,总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了豪侠,成了路见不平事,拨剑风雷吼的壮士。或许现实与梦想总是两个世界,激情消褪的年代里,梦想依然壮怀激烈。
 
    北周武帝曾评价杨坚说:“此儿风骨,不似当世人物”。这世上确有些人不为当世而活着,但他们却一样在挥洒自我中成为超拨之士,拿破仑的老师在给这个喜欢读普鲁塔克人物传记的科西嘉少年写的评语中有这么一句话:“这是一个不合时适的人,他应该生活在罗马时代”。谁曾想到,正是这个应该生活在罗马时代的人却在十八世纪掀起了滔天巨浪,韩国总统金泳三中学时普贴了一幅“金泳三,未业的总统”的条幅,又有谁料到,几十年后,他会美梦成真,将未来变成了现实,他们用生命和激情演绎着自我,当他们生命的激情挥洒到极致时,绚丽的历史诗篇里已情然增添了新的一页。
 
  乔丹告别蓝坛时,一家报纸评论道:乔丹走了,NBA的一个时代终结了”。不久前,同时这家报社刊出了这样的一个标题:“乔丹后继有人,卡特横空出世”。乔丹走后仅一年多,卡特就以其双手扣蓝的雄姿圆了无数球迷的梦。
 
  激情终结的年代里,只希望人人都拥有一份激情澎湃的梦想,也相信总有些非凡的人物总能把不合时适的梦想变成现实,正如平静的海面,或许顷刻之间就有狂飘从天而落。
 
 

  评论这张
 
阅读(16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