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建法,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日志

 
 

国民收入不增加,中国绝无世界品牌!  

2007-07-14 21:02:54|  分类: 商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民收入不增加,中国绝无世界品牌!

 

                                          罗建法

   

在刚刚出炉的2007年世界500强中,中国非国有企业无一家上榜,联想到更早一些时候,有关部门宣布,要逐步增加员工收入。这两件事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其中却有很深的渊源。

       中国为什么没有世界品牌?这是个令无数人困惑的话题。而事实上,我们看一看世界500强的分布,即可发现,世界500强的企业群落分布,与其所在国的经济母体有惊人的重合性。最强大的商业国家美国,有200多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其余的入选企业比较多的如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瑞士,瑞典、意大利、韩国等,无一不是当今世界上强大的商业国家。

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没有世界品牌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目前中国的商业社会,还没有建立出现世界品牌的深厚根基。

 

 

(小标题)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与日韩企业崛起

 

很多中国企业家,都非常羡慕日本和韩国企业崛起,而其实,考究日本和韩国崛起过程,我们可以发现,肇始于国民收入的增加,并由此带来的商业繁荣和产业升级,对于日本、韩国企业崛起至关重要。

60年代初,当时日本的劳资关系也十分紧张。在南九州岛Miike矿场发生了长时间的罢工。在当时日本出现新的技术革命如电视机等家用电器已经大量生产,而另一方面又出现产品积压,失业率增加。

1960年年底,日本池田内阁宣布实施为期10年“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其第一个措施,就是提高工资,并且建立广泛的社会保险体制。“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发起了一场消费者革命,并成为了日本经济起飞的基础和转折点。也成为日本企业崛起的助推器,1967年日本提前完成翻一番的目标,实际国民收入增加了一倍。

 

日本国民收入的增加,引发了消费革命。从50年代末期到80年代初期,日本发生了三次消费革命,开始由“生活合理化”向“更加舒适化”、追求“实现物质需求欲望”发展,而消费革命,也引发了日本的产业升级,1965-1974年,日本的“3C”时代终于到来了、所谓“3C”,指的就是汽车、彩电和空调,这就是“新三大件”。彩电、空调当时的平均价格为20万-25万日元,约为当时职工2-3个月的工资(按制造业平均月工资计算,小汽车的普及则是在70年代后半期,此时制造业工人工资在20-25万日元,当时每辆售价平均约为100万日元。大约等于一般工人5月的工资。

日本的松下,索尼,电器,汽车等企业,正是在此宏大的背景下,应国民需求而生,并进一步扩张海外,成就世界性巨头。

 

1980年韩国经济第一次出现了负增长。全斗焕总统上台后,对经济发展战略进行了变革,提出了“安定化、开放化和自律化”的“三化”方针。其两大措施值得深思,一是韩国把昔日政府主导的模式转变为市场主导模式;减少对大企业的特别优惠,限制垄断,其二就是普遍提高国民收入。 此外,韩国在农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新村运动”,政府在政策和财政上反哺农业,农民收入迅速提高。

 

韩国经济再次进入高速增长期,年均增长率达10%以上。人均收入在8年内增长2倍,国民的普遍富裕,为其本土品牌提供了庞大的消费群体,使其获得了前期的充分积累,作为韩国企业标志的现代汽车,就是在此时期崛起,并且迅速成为普及品。

 

  (小标题)低收入制约中国企业登顶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生产了占美国30%的消费品,但工资水平仅为美国的4%。在GDP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增速已经连续多年低于GDP增速。普通民众收入多年徘徊不前。

 

收入的不足,制约了国民消费能力,由此导致的一个问题是低端商品迅速普及但是无法升级,彩电已经进入千家万户,但是彩电企业普遍亏损的多。微波炉也是,格兰仕利润最低的时候,一台微波炉竟然只有1元钱的利润。目前,中国企业都呼喊要从走出价格战的泥潭,开始品牌时代。现状却是,价格战依旧风行了十几年,而且没有停止的迹象。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没有足够的利润投入技术研发和品牌建设,企业只能在低端徘徊。近年来,众多家电企业在液晶,等离子等高端领域的突围一直无法实现,根本原因就是受制于国民收入的水平低下。很多人总喜欢说中国没有大企业家,没有企业家精神,所以诞生不了世界性企业,这无疑是一种偏见和无知。

很多企业的所谓“产能过剩”的问题,其根本原因也在于消费结构的畸形,而非真正的过剩,据统计,2006年,空调行业产能达到了近8000万套,而其库存竟达到近1000万套,看似过剩,而事实上,很多贫困家庭无力购买空调,广大的农村市场,更是一片空白,相对潜在需求,产能不是过剩,而是不足。但是,在消费者收入无法增加的情况下,产能的增加,就转变为过剩。

 

最典型的“过剩”表现在汽车行业,去年有关部门曾就汽车产能过剩问题,宣布吊销124家汽车企业的牌照,而事实上,去年的轿车产能不过200万辆,远远谈不上过剩。而其本质在于,小轿车的价格相对于一般民众而言相对比较高,还属于高端消费。在国内,一般中档车的价格为15万左右,相当于平均水平的国民近7年的收入,而在美国,买一辆汽车却只需要几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了。国民收入的低下,使汽车无法在一般家庭普及,国内汽车企业无法达到一定规模。在国际领域,一般产能达到500万辆以上才可以称得上国际性巨头,在国内,恐怕达到50万辆就是巨头了。

 

在日本,正是国民收入的提高,不仅使电器得到了90%以上的普及,更促使使日本从从彩电、洗衣机等老三件向|空调、彩电、汽车等新三件的过度。由此为众多企业提供产业升级的机会与广大的利润空间。以汽车行业为例,在国民增收的大背景下,日本的汽车市场在60年代显示出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势头,1967年国内总生产量达到300万辆,超出了当时的西德而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大国。

而在中国,消费的不足,制约着中国企业在规模、技术、品牌等领域的普遍落后,此时的所谓进入世界500强,无疑于在一片灌木从中寻找参天大树。

   

(小标题)国际化,征服还是突围

   

 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更象是一种突围。

考究一些企业出口的增长,我们可以发现,恰恰是其本土业绩的不佳,迫使其向仓促向海外转移。格兰仕在进入空调领域后,头几年竟然占据中国空调企业出口的头名,而在此背后,是其国内市场的萎缩。海外市场的增长竟成为其救命稻草。海尔在美国建厂,在其牧歌式的宣传中也无法掩盖的事实是,在国内,海尔的业绩遭遇重大挫折,在空调,冰箱的领域均面临新势力的挑战,2006年甚至出现亏损传言,其国际化更象是寻求新的利润来源,平衡国内市场的手段,而非要征服世界。最典型的是TCL,可以说,TCL的两次跨国并购,更象是一场突围而非征服。其大规模的国际化之旅的背景,在于手机和家电领域的利润普遍下滑,企业增长遭遇极限。而此背后,其根本原因,就是国内消费无力。

 

日本企业的国际化历程,则更象是一种征服世界的过程。丰田1968年进军美国市场,而早在1962年,丰田产量已经达到100万辆,1966年上市的 花冠轿车作为家用轿车掀起了汽车普及运动;80年代中期,韩国现代汽车在开始国际化之前,拜韩国消费普及所赐,产销也已经过百万辆,,基本未出国门就已经成为世界性行业巨头。其后进军加拿大和美国,才比较顺利。现代与中国在北京的合资,不仅是处于主导地位的一方,更是领先的一方。

 

此外,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还将遭遇无法解决的人力危机,国内人力资源成本,与国外差距太远,制约中国企业在欧美等主流商业社会吸引一流本土人才。只有国内员工收入水平普遍提高,才能解决这一落差。最终走向大规模的国际化之路。相反,国内外人力成本的巨大落差,成为国内企业在国际化历程中的噩梦。无论是TCL还是明基,在其并购后,外方工资竟然成为其沉重负担,乃至最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跟稻草。

日本70年代的海外生产和80年代开始的全面的国际化战略,其中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当时日本国内工资与欧美差距缩小,在国内市场的劳工成本与海外差距并不大,而韩国,在80年代后,其国民收入水平从美国的5%,增加至50%,人力成本与世界先进水平基本持平,也为其国际化奠定了人力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3679)|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