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建法,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商业时代的观察者

 
 
 

日志

 
 

走向共和的“后老板时代”  

2007-08-10 16:16: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向共和的“后老板时代”

 

 

  罗建法

 

老板从来就是掌柜的。

但是,一样的老板,命运却迥然不同。

当王均瑶累死在工作岗位上时,年轻的企业家罗红却如闲人野鹤,骑着白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当很多企业家还沉醉在天上地下,唯为独尊的遐想中时,施振荣却早已撒手,进行了自我放逐,泛宏基系则开始天下三分,王中生王。

当很多企业都停留在对于创业英雄的狂热崇拜时,一些经常找不到老板的影子,甚至老板已身陷闹狱之灾的企业,却仍然能够谈笑凯歌还————

 

在这个时代里,已经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甩手掌柜”,他们潇洒的身影 ,似乎引证了一位先贤的古训:无为,则无不为。

 

“后老板时代”已经悄然降临。

 

(小标题)  从英雄时代到群氓时代

 

天不生此人,万古如长夜?

一个企业兴起之后,企业家往往被看作 “五百年而兴”的王者。不仅是他自己相信有天命在身,其内部员工,也会将其视作传奇英雄,进而产生精神上依赖和权威上的习惯性服从。“太阳”既出,则驱星扫月,独布德泽于江海,形成狂热的英雄崇拜。

 

如果一家企业失去了自己的创业英雄,又该如何?

2004年冬,创维老板黄宏生因涉嫌造假帐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创维就此失去了“老板”。

哲人其萎,其无后乎?

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失去黄宏生的创维将走向衰落。但是,人们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2004年至2006年,创维的业绩直线上升,在黄宏生缺位的时期,创维不但没有陷进泥沼,反高歌猛进,是什么神奇的力量,创造了没有老板的奇迹?

 

也许,从局中人的黄宏生身上,才能够找到最接近的真相。2006年秋,身在香港赤柱监狱的黄宏生给创维的员工写了一封信,信中有一段文字是这样的:“亲爱的同事们, 创维如今进入了一个‘后老板’时代,一个由现代企业家团队引领的巨型组织前进的时代。这是我一直以来所期盼的,在全球企业发展的长河中,很多世界级的公司已成功地代代相传,给予了我们以光明的前景”。当黄宏生不得不甩手的时候, 创维“看守内阁”和职业经理人群体,赫然已成擎天之柱。

 

 

再来看看那些永不放弃的企业家。对于创业英雄的依赖和使英雄的局限成为企业的局限,过往的权威成为巨大的惯性,使企业领袖的缺陷乃至失误无法得到纠正,导致很多企业兴亡悠忽。巨人之兴,史玉柱的远见与才干居功位伟,而当史玉柱陷入疯狂的时候,也没有人可以影响和制约他,只能看着巨人倒塌,令人扼腕叹息。

 

商业社会已经用血的代价,证明了一条铁律:一个强大的团队,远比独立颠峰的创业英雄更为强大和重要。所谓的企业家缺位将造成“万古如长夜”只是一种假象,甚至,事实正与此相反: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小标题)  从利益共享到制度共和

   

  

《走向共和》曾经在国内风靡一时,表现出了传统社会对于现代文明的深刻回应。不仅在社会历史领域如此,在企业领域,走向共和也逐步成为一种潮流。

 

商业社会数百年的发展,已经使企业的财富越来越社会化,即使是洛克非勒这样的冷酷的商人,晚年也终于认识到财富不能为个人独占,开始广泛资助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同时,在企业内部,以员工持股为典型的各种激励机制也越来越完善,2007年的世界打工皇帝伊拉尼,其回报达4亿美元之巨,足以抵得上一个中型企业的全部资产。

 

近年来,国内一些富有远见的企业,已经致力于实现利益共享。张近东号称要造1000个千万富翁,今年5月股市高峰期,苏宁的一位女性股东即套现6亿余巨资;在蒙牛,牛根生 “财散人聚,财聚人散”的理念深入人心;美的成功实现MBO,为众多中高层管理者洞开了财富之门;一向以分权著称的TCL,更是造就了众多富翁,连恍如过客的吴仕宏,也挥一挥手,带走一张1亿元的支票。

 

利益的分享更象是所有权的“共和”,影响更为深远的企业革命,还在于作为企业经营权的逐步分散,出现了治权的共和。

 

这种现象的出现,不仅是顺应企业发展的自然结果,也是社会领域的通行规则在企业领域的普及。在更广泛的社会领域,一元主义和绝对权力的衰落,多元主义和分权模式的勃兴。已经成为趋势,扁平化的结构将成为整个社会组织的潮流。正如著名社会学家托夫勒在其《权力的转移》一书中所说,未来权力不仅将从暴力到资本,从资本到知识横向转移,更将从金字塔顶端向底端纵向转移。

同时,数百年以来的人性解放风潮日高,特别是互联网与博客勃兴的信息时代,个性的张杨,个人价值的实现,已经成为现代商业社会的普遍潮流。在阿里巴巴的办公室里,员工的“艺术照”张扬在办公桌、走廊,甚至是会议室,公然抢夺了‘红头文件”的空间;在户外活动中,商界传媒集团的员工组织了诸如“战狼队”,“猎豹队”,“红军队”等团体,非正式团体的勃兴,使企业的中心作用被稀释,员工个人实现的舞台已远远超越企业的疆域之外;联想、百度的突然裁员,其结果令企业大为意外:大量员工通过博客,突破企业的舆论霸权,发表对企业的尖锐批评,造成了巨大的震动。MSN等私秘空间,使企业与员工的依附与控制关系日益削弱,以控制为主导的管理模式已步入黄昏————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甩手掌柜的出现,正是这样一个伟大的商业时代变革的缩影。企业治权的共和,正是人性解放与自我实现意识日益勃兴的时代背景下,商业组织做出的积极回应。也是商业对于社会领域普世价值的趋同,汩汩细流,归于滔滔江海。

 

 

(小标题)  穿越“帝国时代”

 

人类曾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帝国时代,江河横溢,英雄与独夫共沉浮。

 

企业治理权的共和,从本质上说就是人生舞台的共享,以及在此基础上企业人员自我价值的普遍实现。很多企业之所以做不大,很大程度上,就在于无法穿越帝国时代,也无法改良独夫的基因。

 

将企业看作自己的王国的思想,在中外企业家中普遍存在。既是帝王,则神器不可轻易示人,老板绝不轻易出让企业的治权,去当“甩手掌柜”。相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要所有人服从自己的意志,所有人只有做“王臣”才能生存。最后的结果,就是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当外部竞争加剧时,企业顷刻土崩瓦解。

 

 

人性中对于权力的贪欲,使很多企业家无法与内部强人共享人生舞台,更遑论 “甩手”了,相反,一有人功高才大,即刻紧张起来,必欲除之而后快,最后演变成无数“功高震主”的荒谬悲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企业最强大的对手,总是在企业内部沉睡。 伊利最大的对手,赫然就是曾经被郑俊怀逼走的牛根生。

 

事实上,现代商业组织,早已超越了帝国时代的国家组织。企业产权的法律保护,使企业中不存在被“篡权”的可能,甩手并无失控之忧,更为深刻的变化是,企业跟王国不同,处于完全开放的竞争体系中,能否为企业带来价值,永远是衡量一个人的最终标准。只会井中称王,往往是尔曹身已灭,江河万古流。

 

穿越帝国时代,走出控制重于发展的固有模式,才能在企业内部满足普遍的自我实现,从而走向企业治权的共和。

 

    华人世界最著名的甩手掌柜当数施振荣,当年施振荣的放手,导致宏基天下三分,王不见王,但是,却形成了小基丛生,龙行天下的恢弘气象;李东生虽然在《鹰的重生》中隐晦地反省诸侯文化,不过,TCL早期的兴盛正是得宜于其类似诸侯分立的有效放权;王石则将担子甩给郁亮,从此遨游于天地。

曾经历过牢狱之灾的孙大午,更是将企业共和变成一种刚性的企业制度。2004年,孙大午开始推行企业的“君主立宪”,将所有权,经营权、监督权进行分离,从制度上将企业家的甩手进程推进了一步。

 

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伟大的企业家也只是先行者。

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商业社会的进化,将使企业家群体穿越帝国时代,走向企业共和。突破创业英雄与独夫混合的双重角色,成为 “甩手掌柜”,是企业家在新的商业时代中的明智选择。“后老板时代”正如躁动的朝阳,在海天之间喷薄欲出。

 

 

  评论这张
 
阅读(374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